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网络营销 > 孝感男子保价寄手机丢失 快递公司久拖拒赔

孝感男子保价寄手机丢失 快递公司久拖拒赔

2019-06-16 15:12

  荆楚网消息(通讯员 吉东)通过邮政快递邮寄一部苹果手机给儿子,怕丢还专门保了价,结果手机还是丢了。面对损失,快递公司拒绝赔偿,而且一拖就是5个月。1月21日,孝感市孝南区三汊镇的朱先生向记者讲诉了他遇到的这件烦心事。

  朱先生的儿子在新疆服役。去年7月中旬,朱先生给自己的儿子邮寄了一部苹果手机。“我当时是保了价的,保了6000元钱邮寄。”朱先生告诉记者,在孝感城区北门口邮政营业点,邮寄手机连带保价费用,他一共支付了100多元。过了几天后,儿子打电话给朱先生说,快递包裹是收到了,可是手机却不见了。

  据朱先生介绍,由于部队有规定,包裹只能先放在收发室里,然后再通知收件人查收。由于部队包裹众多,当时收发室并没有仔细检查。发生这件事情后,朱先生儿子部队也非常重视,“部队为这个事情调查了几天,调取监控录像后认为是包裹中手机是中途别人偷了。于是,部队就此事还专门写了一份证明过来。”

  于是,朱先生找到了北门口邮政营业点,要求他们按照当时的保价协议,赔偿6000元。朱先生认为,事先自己专门为邮寄的手机做了保价,赔偿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但事实却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近日,朱先生再次来到北门口邮政营业点索赔。一名工作人员称,朱先生邮寄的苹果手机的确不见了。但在赔偿问题上,这名工作人员称,当地邮局跟部队签订了妥投协议,现在问题就是部队收发室已经签收了,“签收过后,才发现手机不见了。如果是在邮局,那我们二话不说就赔偿。”工作人员说,当地邮局与部队收发室有妥投协议,只要是收发室签字便视为妥投,保价协议不予生效。

  由于这个包裹不是直接交给收件人的,邮局认为,快递员和收发室人员都在此次事件中均存在嫌疑,所以赔偿问题应该再商榷。对此,朱先生不这么认为,他说:“我的东西保了价,不管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东西丢了就应该赔偿!”朱先生称,妥投协议是邮局和收发室签订的,那么包裹出现了问题,就应该是邮局和收发室去确认责任,而不能因为双方协商不通就将损失往消费者身上推。

  如今,5个月已经过去了,虽然朱先生三番五次的找邮政营业点解决问题,但是邮局方面一直也没给个明确的说法,他的损失却一直没能挽回,这让他很难过。

  湖北律之心律师事务所律师涂其乐表示,寄件人在支付货币后要求快递企业将物品送达时,实际上是与快递企业签订了一个运输合同,在此案例中,快递企业虽然将包裹递送到了收件人所在地方,但是没有收件人签字确认,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个运输企业并没有完整的履行自己的运输义务。而且该案例特殊性在于收件人所在的单位为涉密单位,快递公司跟该单位达成了妥投协议,但是这个协议约束的主体只在于该单位与快递公司之间,并不能对妥投协议双方当事人之外的人产生约束力。因此,寄件人可以向快递公司主张赔偿责任。

  涂其乐律师认为,快递应先垫付赔款,查清情况再划分责任。“如果快递公司履行了赔偿责任之后,认为妥投协议相对方单位主体没有尽到相应的义务来保管好货物,或者认为妥投协议相对方签收后导致货物毁损的,可以基于妥投协议的约定,向对方要求追偿。”

  当然对于这两位视频中的主人公,舆论更多的还是呈现出不能容忍的道德洁癖心理。因为是法官,因为是法官队伍中的官,因为他们的手上握着司法的公正与公平,所以舆论普遍感觉,这是对庄严法槌的亵渎。

  人称“龚十亿”,当然不能坐实龚清概就一定拥有十亿家财,但它却从一个侧面说明龚确实相当有钱。报道披露,在申报个人事项的时候,据称龚申报的资产上亿元。

  他长期在农民工群中吗?他以农民工身份当选为全国总工会副主,能代表亿万农民工吗?他了解农民工多少?

  老人看“黄碟”,和之前媒体报道的“农民工看脱衣舞”一样,并不值得戏谑和嘲笑。这则新闻引发人们思辨的,不仅仅是个法律问题,更不该只是个娱乐话题,它还应该是一个严肃的社会话题。任何人都不是吃饱穿暖就算“幸福”的,还得有丰富的精神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