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电视剧台词 > 深圳“华强北”黑手机调查

深圳“华强北”黑手机调查

2019-06-18 08:51

  “不过我也告诉你,这个机子比真机子还好用,也有一年的保修期,你就放心买吧。”

  华强北,不仅是深圳中心区福田一条繁华的商业街,而且已经作为地标性区域成为深圳的一个符号。站在华强北已不显宽阔的街头望去,远望、明通、桑达等大大小小的电子城已经成为华强北最独特的风景线。

  “我们曾经做过一个调查,在GSM网中有45款机,基本都能在华强北的市场上找到被模仿的贴牌机。这些机子量大、价低,零售价和批发价之间有巨大差距,完全是靠利润推动销售。”7月8日,诺基亚深圳分区销售经理Kenvin向记者展示了众多由他们拍摄下来已经被仿冒并在市场上大量流通的贴牌机图片。

  有业内人士称,现在的华强北,已经成了中国最大的电子产品集散地,也是黑手机的集散地。各种假冒正规厂商产品的贴牌机在市面上流通,每天少则十几万部,多则50万部流向全国。

  和其他说法中将水货也列为黑手机的解释不同,Kenvin认为,那些在“香港出售、通过不正规渠道流入内地销售的走私机不应该称为黑手机,因为那些机子本来就是正规厂家的正规产品,我们不能说我们的NOKIA是黑手机”。

  “三码机、五码机其实就是黑手机。只要是贴牌生产,没有三包协议、三包服务、无品牌的都是黑手机。”所谓三码机,就是没有三包服务的贴牌机;而五码机是比三码机稍好一些的机子,至少可以在“CCET”的网站上查到机子的真伪。“但即使是这样的查验,也是以在网络上的作假而告终。”Kenvin说,在黑手机的挤压下,像联想、TCL、波导等国产品牌已经在华强北难觅踪影了。

  即使是诺基亚,随着被假冒产品的增多,每年都在加大中低端产品和品种的投入,“像1000元以下的机型,已经占到品种的1/3,销量的1/2”。就在两年前,NOKIA的低端机还只有很少量的生产线,也不是他们的主打产品。

  “目前中国市场上可以看到的品牌手机,都能在华强北找到仿冒机,也就是说,基本上市场上所有的品牌都被仿冒了。”业内人士说。

  用不到300元的价格可以在深圳华强北购买到具有彩屏、摄像头、MP3播放的手机,摩托罗拉“明”的高仿机(几乎分不出线元出头,而一半的仿造品为800元,如果想买到“港版行货”,仅需1800元。如前所述的NOKIA品牌的N73手机,市场价是3880元,而贴牌机仅有1100元左右。

  没有投入的研发、不负责任的售后保障,构成了黑手机的利润来源。Kenvin说,NOKIA比成本高出10倍的研发做出来的产品,被贴牌厂家一假冒,外观、产品设计、核心技术都模仿得惟妙惟肖,利润却是成本的10倍。

  他说,在NOKIA,采购一款摄像头,需要的成本很高,而那些贴牌机号称是300万像素,却连30万像素都达不到。但因为走量巨大,利润很是丰厚。

  以华强北为龙头,在深圳已经具备了完整的产业化链条,以一种层次分明的分销渠道和网络向全国发散。

  故事的开头是从投资人开始的。那些无研发能力只有模仿能力的投资人,从“百度”上输入“深圳+手机+设计”这样的字样,就会跳出无数家专门提供手机机型设计和各种核心技术的设计公司。然后由自己设计出的模具经过OEM的委托加工,生产各个主机的零售件,之后通过销售渠道渗入深圳的批发市场,再通过这些市场流向全国。

  深圳华强北的电子城也在内地被复制,甚至在一些乡镇也颇具规模,成为销售三码机、五码机的专门地点。

  在这个产业链中,利润分成也很清晰。投资者基本只能赚取10%~20%的利润,各种渠道包括批发的层层盘剥又占去40%~50%的利润,而零售商家则掌握着最大的利润空间,这也是华强北很多铺面不足3平方米,多以夫妻店等模式生存却生生不息的原因所在。

  在华强北人流涌动的市场中,有一个办法可以很明显地将贴牌机区域和水货区域区分开。站在熙熙攘攘的通道尽头,看两边的柜台,只要是柜台上码放着整齐的手机包装盒的,就是贴牌机产品,通过包装盒展示和推广,供行人路过时观看。剩下的就是水货区域。

  明通数码城位于深圳华强北商业街隔壁,原经营服装,停业后,一个神秘老板租下场地,开办明通手机市场。而随着昔日的黑手机老大“远望”的“弃暗投明”,大量老商户被迫转移,使得明通手机市场的地位变得相当突出。而除了明通以外,毗邻的桑达电子通信市场、龙胜手机批发市场和高科德通信数码广场也都颇具规模。

  明通数码城很快便成为一个颇具影响力的大型手机交易点,市场内千余商户,“黑手机”,包括水货机、假冒机、翻新机和贴牌机公开贩售,尤其是贴牌机最为严重。所有的“黑手机”均是公开报价、验机、发货、打包,然后通过周边的物流公司源源不断发往全国各地,不仅市场形成了一定规模,经营户与采购者之间也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交易流程。

  深圳已经成为中国黑手机最大的集散中心。一些黑手机生产企业只把自己的产品供应给当地某一个批发商户,而这个商户则控制着该机型在全国的流通。

  据了解,华强北这条街,每年产值超过600亿元。几乎所有的手机配件和技术都是从这里发散到全国,甚至流向越南、非洲等地。而这些都是跟深圳独有的高科技、地域、人才优势相关的。就拿黑手机仿冒中的核心技术一项来说,很多核心技术就是由正规生产厂家流失出来的,甚至有人干脆从厂家辞职,专门出来做手机。

  2003年,中国市场国内品牌最鼎盛时期,几乎所有的知名品牌厂家都有一个庞大的销售队伍,而2006年由于竞争激烈,许多厂家裁员,这为黑手机的生产和销售提供了大量有技术开发能力又有客户资源的人才队伍。

  黑手机的泛滥从表面看似乎对手机生产厂家的伤害最深。黑手机独具的价格优势,让同样以价格优势取胜的国产手机连连败北。而那些水货手机对国产手机的冲击最为厉害。原本,随着国外手机厂商市场整合的完成,国产手机应该进入到一个上升通道,但水货手机的存在破坏了这种市场环境,给国产手机造成相当大的压力。

  而黑手机对洋品牌的危险则在于对其品牌影响力的侵害。Kenvin称,有些手机不是以个别字符和名称的相近作假,而是干脆仿冒,让人防不胜防,如果出现了手机故障,很多用户会发出连诺基亚的质量都不行了的感叹。

  而前段时间爆出的甘肃一电焊工作业时手机电池爆炸导致死亡的事件表明,手机市场的不规范,最后受害的还是消费者。本报深圳7月9日电

  照片:深圳华强北某电子大卖场前,一处横幅写着“售假不负责任”。(资料照片)陈以怀摄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中青在线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青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 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