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科技访谈 > 二手手机江湖往事

二手手机江湖往事

2019-06-24 22:39

  春节前夕,一架起飞自深圳的飞机降落在首都机场,段合伟背着双肩包走出舱门。他低头看了看腕表,下午四点半,飞机整整晚点一个小时。

  这个时段正是北京的晚高峰,路上车水马龙,为了尽快刚到他位于北京中关村的摊位,段合伟选择搭乘地铁。

  这是段合伟在北京开的第一家分店,那时是 2015 年,总店则是位于北京 2000 公里的深圳,专营二手苹果手机业务,这里好似他的第二个家。每次到来总能显得那么亲切,但有时又能感觉到有些陌生。

  相比于深圳的电子集散中心,北京的一些优势已不在。“最后一个能摆摊的鼎好也关门了,现在在北京基本都是熟人生意了。”

  为了这些熟客,段合伟选择暂时搬到鼎好南边的e世界,以维持这些老客户的供货需求,对于下一步的打算,段合伟仍在盘算着,他一时还未想好是否要在北京久居。

  相比只在深圳有一家摊位的张伟,就显得比较轻松。但 2018 年,他们的日子也并非好过。

  据张伟回忆,在 2016 年甚至 2017 时,来他摊位拿货的客户每天都有二三十人之多,消出的二手手机在800- 1000 台上下,而 2018 年,这个数字被直接腰斩。

  在深圳,最知名的电子集散中心便是华强北,而这里是众多新旧手机的云集之地,在华强北飞扬通天地电子城,存在着大大小小上千家做二手手机生意的商户。

  南下深圳,北上北京,成为了电子界南北分界线的象征。在深圳,这些做电子产品的人大多来自广州、江西和浙江一带,而在北京,这些人通常来自河南、河北和东北一带。

  张伟来自江西赣州,在这个盛产橙子之地,他却选择了南下深圳做电子产品批发生意。

  与张伟不同,段合伟是飞扬通天地中小有名气的商户之一,从 2008 年入行以来,从自己手中交易过的手机累计千万台,这仅是二手手机的数字。

  “那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兴奋。”段合伟刚入行时,卖的第一部手机是苹果iPhone,可以说苹果的兴起带起了深圳华强北的市场,更带动了手机行业的增速与发展。

  “人人倒iPhone,每家的柜台上基本看不到国产手机,都是苹果的产品。”段合伟说,那时购买二手iPhone的客户主要是来自北京的商家,而他们其中的大多数都是从中关村和木樨园“慕名”而来。

  陈海便是其中一员。从 2009 年起开始在中关村鼎好电子城摆柜台,一直到 2018 年鼎好撤店。

  “基本一个月就要跑一趟深圳,有时最快半个月,那时没有高铁,来回都是坐绿皮车或者特快,为了省钱。”相比从北京到深圳的距离,陈海已经习以为常,因为他的家乡在距离北京 1500 公里以外的黑龙江。

  每当春节临近,他总是比闭市时间提前一周回家,在那里有着他对家乡的眷恋与情感,更有他的父母妻儿。只是今年他有些惆怅。

  “没办法,行业不行了,很多手机都是赔本卖的,有的能保持不赔就不错了。”陈海对子弹财经说到。

  在二手市场江湖中,“年前跳水轻,年后跳水重”的说法一直存在,陈海只能用这种方法来止损以降低库存压力。

  现在陈海进货一次性约在100- 300 台左右,大多是苹果,其中不乏诸如华为、小米、OV这样的国产机,通常这些机器足够他销售一个月。

  而在三年前,这个数字要翻倍增加,最高峰时张海的柜台一天要销出50- 80 台二手手机,但那时他所销售的机型只是苹果。

  2018 年,苹果销售力逐渐疲软,新机卖不动,二手机价格骤降,很多人都认为苹果不行了,纷纷唱衰。

  “苹果一跺脚,华强北抖三抖。”段合伟用这个段子来形容苹果的衰败带给华强北的影响。

  同在华强北飞扬通天地的刘赢也同样觉得生意越发难做。“前两年每天都能出约 100 台左右iPhone,而到去年每天平均也就能出 30 台左右,和火爆的年代比足足差了三分之二的销量。”

  在当时,倒卖一台iPhone利润大概约为500- 800 元,尤其在iPhone骗保发生的几年里,利润更为丰厚。但现在,一台iPhone的利润仅为100- 200 元,可谓天差地别。

  “有的柜台干脆直接卖起了官换机,很多家都把这种机器当全新机卖,普通消费者根本看不出来。”刘赢向子弹财经说,当时在他的柜台也曾倒卖过这种机器,只是他基本都会和客户讲清这并非全新机。

  “做生意还是要讲良心,虽然那样利大,但最终影响的是你自己。我告诉客户,他们再怎么卖是他们的事了。”刘赢对子弹财经说到。

  在苹果全新机的市场中,分销渠道包括国代、省市代、最终到底层经销商。二手苹果手机的分销套路亦是如此。

  段合伟告诉子弹财经,在华强北分布着大大小小的二手手机代理商,他自己也做着分销的事,相当于省市级代理,他的下级则是市级或县级的最终经销商或手机店。

  这也意味着,从“国代”放下来的货经过“省市代”最终到底层经销商,价格被层层“盘剥”。

  “一般最大的经销商都是从香港拿货,通过一些途径回到深圳,最终分销给下级经销商,拿货的价格通常是比给我们的价格少500- 800 元。”段合伟对子弹财经讲。

  “都是从香港拍卖行拿出来的,价格很便宜,只要顺利回到深圳,价格一定会翻倍。”黄忠向子弹财经陈述着那段往事。他在 2017 年回到了位于东莞的老家,接手父亲开办的电子厂。

  子承父业是每一个长辈都希望的事情。“没办法,虽然靠自己的打拼积攒了人脉,说放下的时候也会有很多顾虑与不舍,但这是老人家的意愿,只好回来了。”黄忠不舍地说到。

  虽然现在在父亲的工厂里上班,但仍有不少“慕名”前来的朋友拜托黄忠找熟人拿货。

  黄忠提及的香港拍卖行大多位于香港红磡,这里是二手苹果手机商们的天堂。这些拍卖行几乎每天都会举行二手苹果电子产品拍卖,而苹果手机则是这些拍卖行的“宠儿”。

  虽然不乏有国外二手手机商们前来投标,但最多的依然是来自于深圳华强北的二手手机商们。

  在拍卖行的苹果二手手机通常都会分为四个等级,他们分别代表成色的好坏以及手机本身质量有无问题。

  “拍卖会通常分为不同机型与等级分别进行拍卖,价格也从几百到上千不等,像一台美版128G iPhone 7,最终拍得价格均价在 1400 元左右,而一部美版64G iPhone X的价格要更为便宜,拍得均价在 3800 元左右。”

  如今,在华强北飞扬通天地通讯城内,一台美版64G iPhone X的价格通常在 4400 元左右,其中的利润为 600 元左右。

  “到了深圳就已经被加价出售了,然后他们在往其它城市放货,最后一台二手X的成本就这样水涨船高。”黄忠称,那时他几乎每周都要往返一次香港焕利大厦去投标,因为机器基本都供不应求,甚至有时刚回到深圳的第二天,他的下家就要求他进行补货。

  与普通的拍卖会不同,二手手机的拍卖会并非现场加价模式。在拍卖现场,所有机器的拍卖流程是先验货后后根据自己想要的机器类型填写投标单,最终拍卖机构根据价格比对,出价最高者得。

  彭辉,人称二手辉,他曾在香港最有名的电子阵地先达广场租下了一间柜台,从事二手手机和手机配件生意,相比中国大陆地区的不同,香港人对苹果和三星情有独钟。

  在香港几乎人手一部iPhone或三星手机,较高的使用率使得这两大国际品牌手机在这里拥有较高的回收与出售率。

  “也有深圳来的二手客到我们这里拿货,不过他们的规模应该很小,也有散客,他们基本都是为了汇率差来这里淘货。”彭辉说到。

  与深圳华强北不同,这里的客流较为分散,既有专业从事二手手机的商贩,也有普通消费者。

  但随着近几年,人们对于苹果的期望值开始下降,而三星也因Note7 爆炸事件让人们失去了信心,国产手机崛起让越来越多的二手经销商开始“转型”。

  段合伟的弟弟段少伟告诉子弹财经,他现在除了帮他哥哥销苹果手机之外,自己也开始做起了国产二手手机。

  华为、小米、OV是他目前主营的四大品牌。“这些品牌的利润能比较稳定,而且价格相对较低,买的人现在开始逐渐增多。”紧接着段少伟又说到,“但现在整体形势都不好,很多下边的经销商拿了货一天也回不了多少款。”

  与哥哥先款后货的沉稳处事方法不同,段少伟则采用熟人先货后款的方式,而他口中的熟人基本都在这个行业里打拼了十年左右。“这些人的声誉都比较好,货放给他们也比较放心。”对于回款周期,段少伟和他们约定的是每天晚上结算当天售出的机器。

  在华强北,拿货与销货的模式多种多样,既有现款现结,也有先货后款。对于长期合作伙伴,更多的二手经销商选择了后者。

  段少伟告诉子弹财经,他的货普遍都放给了二三线城市销售,有的甚至到了四五线的县城。“每个城市都不同,像二三线可能偏重苹果或者华为,四五线偏重小米一些低端机。”

  而一线城市的需求量已经趋于饱和,对于一线城市的销量甚至已不如二三线城市那样火热。

  随着国产手机品牌的崛起,加之一线城市的消费能力,不少消费者依然选择购买更加耐用与保修政策全新的手机。

  “这几年与前几年比真不行了,好多客户的回款都是问题,但机器出去了退肯定是不行的。”因此,即便有时到了每天结算的当晚,一些商家仍无法按时回款。

  “今年底还有 10 多万的货款没有回来,没办法,只能等等看了。”段少伟无奈地说。对于弟弟的做法,段合伟一直都是劝说让他先款后货。“这下好了,压了几十万回不来,干等着吧。”

推荐笑话段子